婧哥哥婧

[邪簇]不会起名字(终)

dbp大家隔了这么久才更新ㄟ(._.ㄟ∠)_
架空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

黎簇这才反应过来,一张小脸羞得通红。吴邪将他裹紧后起身去柜子里翻出一套大小差不多的衣服扔给黎簇,背过身去“你先穿这套衣服吧,吃完饭带你去买些衣服。”

黎簇一面心里想着这个把自己抓来的人怎么对自己这么好,默默给这个“劫持犯”打了个分,一面乖乖的穿好了衣服。“嗯…吴邪你转过来吧。”吴邪拿起被遗忘的食盒,转身走到桌子前冲黎簇招了招手“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

黎簇一听是吃的,眼睛都亮了,一个冲刺坐在桌前巴巴的看着吴邪把吃的一个一个从食盒里拿出来摆放好。

吴邪偏头看见小孩儿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觉失笑,将碗筷摆在两人面前,顺手又撸了一把黎簇的脑袋,便示意黎簇可以开饭了。

吴邪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自己不过是低头吃了一块红豆饼,再抬头时眼前的吃食就已经被对面那位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地打扫的干干净净。(吴邪:自己的媳妇儿跪着也要宠(꒪Д꒪)ノ)

黎簇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饱隔,靠在椅背上进入饭后发懵状态。吴邪起身捞起瘫在椅子上的黎簇便往外走“吃完饭溜达溜达,消消食,顺便带你买几身衣服。”

黎簇还未回过神,无意识地嗯了一下,少年人软软糯糯的声音直直击中了吴邪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看向黎簇的目光愈发温柔了。

吴邪带着黎簇在商场里扫荡了一圈,叫人来将“战果”送回吴山居。黎簇眨巴着大眼睛,“吴邪,你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谢谢你,吴邪!”

吴邪习惯性地摸了下黎簇的脑袋,半开玩笑地说“你可别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啊。”“什…什么摩?”“斯德哥尔摩,就是人质爱上了劫持犯。”突然出现的王萌萌插了句嘴。

黎簇一听,这劫持犯是吴邪,那人质可不就是自己嘛!登时气鼓鼓地回骂“哎你有毛病吧,我三观正着呢我跟你讲。”自己却没发现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嗔的意味。

就这样,黎簇全是半推半就地在吴山居住下了。吴邪没事儿的时候就带着黎簇逛遍了吴山居的角角落落,见了吴山居所有的人。吴奶奶见吴邪带着黎簇来见她,满心欢喜地拉着黎簇的手给黎簇起了个名叫吴小毛,还命人将传家的羊脂玉镯子给了黎簇。黎簇求助地看着一边悠闲喝茶的吴邪,吴邪点点头示意黎簇拿着吧,心想“这可是我吴家的传家宝,收了这个镯子,你就是我吴邪的夫人,这吴山居的少奶奶了。”
吴邪看着黎簇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吴邪不在时黎簇就去找隔壁的王萌萌一起去小花哥哥家玩儿,小花哥哥家经常有一位戴着黑色墨镜的怪蜀黍,总是喜欢调侃黎簇,说他是吴邪的媳妇儿,起初黎簇和那黑眼镜争个不停,后来也就随他那么说,心里也渐渐默认了。

吴邪回来时就天天和黎簇腻在一起,给黎簇讲自己在外面的所见所闻,时间长了,黎簇每次都会期待吴邪什么时候回来。

一日,吴邪带了一个小盒子回来,抓在手里背在身后背在身后。黎簇好奇,抓着吴邪的胳膊撒娇想看那东西是什么。吴邪将黎簇带到凉亭中,低下头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的说“黎簇,当初我抓你回来虽然是一时兴起,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我,吴邪,爱上你了。我希望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黎簇,你呢?”

黎簇被吴邪突如其来的正经和一连串的表白吓了一跳,心底升出了一丝甜蜜的感觉。暗暗偷笑,“咳咳~你也说,我是你抓回来的,我可是个人质啊,之前还让我可别患上斯德哥尔摩呢,怎么,小三爷先人质一步得了利马综合征?”“是啊,我想我是得了利马综合征了,除了你,没人治得了我。”“可是,”黎簇突然出声打断了吴邪的话,“我得病了,”抬起头和吴邪对视“斯德哥尔摩,好不了了,不如,我陪你一起病着吧。”

那一刻,吴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面前的少年和自己一样,喜欢上了对方,爱上了对方。吴邪将放在小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戴在黎簇的无名指上,紧紧地抱住黎簇,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黎簇,我等你长大。”

许多年以后,黎簇靠在吴邪胸前玩儿着手机,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坐直身子问吴邪“吴邪,你说,你是劫持犯,我是你的人质,要是哪天我跑了怎么办呢?”
“那就这样,”吴邪定定地看着黎簇“用我的心做牢房,判你,终身监禁。”
“吴邪,我愿意。”

END
————————

啊啊啊完结啦(会不会有点突然…)
终于在开学第一天写完了这个本来是个小短篇的文(/。\)
第一次写文…也没有什么经验,希望大家海涵ㄟ(._.ㄟ∠)_
靴靴大家(*๓´╰╯`๓)我会继续努力哒!
Ps:最后吴邪说的那句话是我在听《危险游戏》这个广播剧的时候记下来的。
(私心觉得这句话好带感啊强行加给吴邪ヾ(*Ő౪Ő*))
再次靴靴大家(っ╹◡╹)ノ❀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