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哥哥婧

[沈巍×曹光]选错课了怎么办(三)


架空

小学生文笔预警

严重ooc预警

ps:今天看了龙哥的幻乐之城和北老师的广州兰蔻路透

       又想到一个新坑 (๑⃙⃘°◊°๑⃙⃘ )=͟͟͞͞(呲溜~)

————————


这头,曹光欢天喜地地吃着沈巍下厨精心烹饪的料理。那头,呆在宿舍的三个人一脸懵逼地盯着手机“他咋不说话了呢?”“那沈教授不会把曹光手机给没收了吧???”“哎这个沈教授这么变态的吗?去找他问问题都要没收手机的呀???”你一言我一语的脑补着小剧场。



吃过饭,曹光满足地瘫在沈巍家的真皮沙发上眯着眼睛摸着肚子,时不时舔舔嘴唇回味回味。



沈巍洗完碗出来就看见这么一幅画面,他突然觉得曹光应该是只猫,他的猫。



沈巍低下头暗暗勾了勾唇角,走过去说“曹光同学,你不是说有问题要来问我的吗?”曹光还没从吃懵状态彻底出来,眼神迷离地盯着沈巍看了好一会儿。沈巍被盯得耳朵发红,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曹光同学?”“啊?啊!嗷!对了,沈教授,我今天的作业有好些题看都看不懂,劳烦沈教授给讲解讲解吧~~”说着向前探身,冲沈巍眨了眨眼。



沈巍看着曹光的小动作,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推了下眼镜遮住了眼里异样的情感。“嗯,那我们去书房吧,客厅茶几太低,坐久了会不舒服的。”



曹光抱着书包跟在沈巍身后进了书房,临了还不忘发个消息给宿舍的兄弟报个“平安”“兄弟们,沈教授是座宝藏啊宝藏!大哥我要去探索这座宝藏然后据为己有hiahiahiahia~~”然后便将手机塞进书包里层,心情愉悦地跟着沈巍进了书房。



书房两面是书柜,书桌后的墙上单单画了一副丹青画,画上的是一名男子,一身青衣,站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巅,身周似有隐隐的流烟缠绕着,男子负手而立,微微回首,许是看见了心爱的人,目光中的柔情几乎从画中溢出。曹光看那画看的呆了,竟有一丝觉得那画上的人和自己一模一样。不禁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沈巍。



沈巍看着画中人,思绪回到了万年之前,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了他小鬼王的心曲。于是年轻气盛的小鬼王一鼓作气向那昆仑君表了白,少年人的直白惹得那大荒山圣笑得肚子疼。半晌,昆仑君喘过气,揉了揉小鬼王的脑袋,目光温柔似水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小鬼王忽然觉得这世界都带着粉红泡泡,连带着回家看见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沈面面都顺眼了不少。



可后来,昆仑君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甘愿以身祭灯,一头扎进了轮回。自此小鬼王便踏上了万年的追妻路。



这一年,他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人,终于找到了。



直到曹光在沈巍面前晃了晃手,沈巍才回过神,笑了笑说“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说,这画上的人怎么和我长得一样呢?”曹光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看着沈巍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啊,这…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说着,沈巍又陷入了回忆,“朋友?这朋友,年代未免久远了点吧?”“是我一个朋友画的,送给我的。我看着好看,就挂在了书房。”“嗨,沈教授,您说话可别大喘气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教授您活了那么久呢,哈哈哈”曹光大剌剌地靠坐在书桌上,书包被随手扔在地上。听到沈巍的解释,貌似了然的将头向后仰起,露出一段干净的脖颈,从衣领看下去,隐约还透出锁骨的形状。



沈巍蛰伏在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在疯狂地向外涌动着。第一次,沈巍遵从欲望放纵自己。



快步走过去,将曹光箍在自己和书桌之间,一只手抓起曹光的手腕举过头顶用黑能量固定,另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曹光的脸颊,仿佛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单手摘下自己的眼镜,眯了眯眼睛,吻上了曹光的唇。


TBC

——————

努力地想憋一辆车ㄟ(._.ㄟ∠)_

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想得出来写不出来…

somebody懂我的感受吗😂😂😂

一脑子的车无从下笔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