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哥哥婧

剪了一个风花雪月小短片~~

希望大家喜欢(*๓´╰╯`๓)

啊啊啊我大新疆啊啊啊

我大乌鲁木齐啊啊啊

在线实名制打call啊啊啊

楼体的“我爱你中国”是我初中的朋友做的啊啊啊无敌棒啊啊啊


[沈巍×曹光]选错课了怎么办(三)


架空

小学生文笔预警

严重ooc预警

ps:今天看了龙哥的幻乐之城和北老师的广州兰蔻路透

       又想到一个新坑 (๑⃙⃘°◊°๑⃙⃘ )=͟͟͞͞(呲溜~)

————————


这头,曹光欢天喜地地吃着沈巍下厨精心烹饪的料理。那头,呆在宿舍的三个人一脸懵逼地盯着手机“他咋不说话了呢?”“那沈教授不会把曹光手机给没收了吧???”“哎这个沈教授这么变态的吗?去找他问问题都要没收手机的呀???”你一言我一语的脑补着小剧场。



吃过饭,曹光满足地瘫在沈巍家的真皮沙发上眯着眼睛摸着肚子,时不时舔舔嘴唇回味回味。



沈巍洗完碗出来就看见这么一幅画面,他突然觉得曹光应该是只猫,他的猫。



沈巍低下头暗暗勾了勾唇角,走过去说“曹光同学,你不是说有问题要来问我的吗?”曹光还没从吃懵状态彻底出来,眼神迷离地盯着沈巍看了好一会儿。沈巍被盯得耳朵发红,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曹光同学?”“啊?啊!嗷!对了,沈教授,我今天的作业有好些题看都看不懂,劳烦沈教授给讲解讲解吧~~”说着向前探身,冲沈巍眨了眨眼。



沈巍看着曹光的小动作,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推了下眼镜遮住了眼里异样的情感。“嗯,那我们去书房吧,客厅茶几太低,坐久了会不舒服的。”



曹光抱着书包跟在沈巍身后进了书房,临了还不忘发个消息给宿舍的兄弟报个“平安”“兄弟们,沈教授是座宝藏啊宝藏!大哥我要去探索这座宝藏然后据为己有hiahiahiahia~~”然后便将手机塞进书包里层,心情愉悦地跟着沈巍进了书房。



书房两面是书柜,书桌后的墙上单单画了一副丹青画,画上的是一名男子,一身青衣,站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巅,身周似有隐隐的流烟缠绕着,男子负手而立,微微回首,许是看见了心爱的人,目光中的柔情几乎从画中溢出。曹光看那画看的呆了,竟有一丝觉得那画上的人和自己一模一样。不禁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沈巍。



沈巍看着画中人,思绪回到了万年之前,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了他小鬼王的心曲。于是年轻气盛的小鬼王一鼓作气向那昆仑君表了白,少年人的直白惹得那大荒山圣笑得肚子疼。半晌,昆仑君喘过气,揉了揉小鬼王的脑袋,目光温柔似水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小鬼王忽然觉得这世界都带着粉红泡泡,连带着回家看见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沈面面都顺眼了不少。



可后来,昆仑君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甘愿以身祭灯,一头扎进了轮回。自此小鬼王便踏上了万年的追妻路。



这一年,他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人,终于找到了。



直到曹光在沈巍面前晃了晃手,沈巍才回过神,笑了笑说“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说,这画上的人怎么和我长得一样呢?”曹光咬着自己的手指头,看着沈巍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啊,这…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说着,沈巍又陷入了回忆,“朋友?这朋友,年代未免久远了点吧?”“是我一个朋友画的,送给我的。我看着好看,就挂在了书房。”“嗨,沈教授,您说话可别大喘气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教授您活了那么久呢,哈哈哈”曹光大剌剌地靠坐在书桌上,书包被随手扔在地上。听到沈巍的解释,貌似了然的将头向后仰起,露出一段干净的脖颈,从衣领看下去,隐约还透出锁骨的形状。



沈巍蛰伏在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在疯狂地向外涌动着。第一次,沈巍遵从欲望放纵自己。



快步走过去,将曹光箍在自己和书桌之间,一只手抓起曹光的手腕举过头顶用黑能量固定,另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曹光的脸颊,仿佛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单手摘下自己的眼镜,眯了眯眼睛,吻上了曹光的唇。


TBC

——————

努力地想憋一辆车ㄟ(._.ㄟ∠)_

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想得出来写不出来…

somebody懂我的感受吗😂😂😂

一脑子的车无从下笔


我我我我我我尽力了ㄟ(._.ㄟ∠)_

沉迷p图不可自拔 (๑⃙⃘°◊°๑⃙⃘ )=͟͟͞͞

(龙哥嘴巴那里实在是懒得返回去擦了😂😂😂😂大家假装看不见(≖‿≖)✧)

沉迷p图不可自拔ᑡ(⊙`‿´⊙)ᑞ

硬生生把小神仙p成了小妖精😂😂😂

啊啊啊生平第一次用ps做的图嗷嗷嗷ヾ(*ΦωΦ)ツ

公子景也台好看辽吖ㄟ(._.ㄟ∠)_

恭喜朱一龙喜提小弟狗命一条(ψ°▽°)

暗戳戳ball ball大家夸一下我(凑表脸(꒪Д꒪)ノ)

[沈巍×曹光]选错课了怎么办(二)

热到失眠想起来这篇还没更
dbp大家ㄟ(._.ㄟ∠)_
架空
小学生渣文笔预警 严重ooc预警
————————

曹光回到宿舍,顾不上抱怨,便一头扎进生物习题的海洋里扑腾,这一扑腾再抬眼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曹光看着自己满篇只写了个“解”字便没了下文的题目,烦躁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

突然,他想到下课的时候和那位沈教授留了电话。曹光拿起手机盘算着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沈教授,思来想去怕这么晚了打电话会打扰到沈教授。极其恭敬地发了条短信“沈教授,您好,我是曹光,有些问题想请教您,您现在方便吗?”

短信发出去后,曹光捏着手机心里七上八下的等待着回复。“叮咚!”短信提示音响起,曹光忙打开手机,屏幕上言简意赅的三个字“打电话。”

曹光只好乖乖地给沈教授播了过去,响了两声,那边便接通了,低沉带着一丝丝沙哑的“喂?”像是带着电流,顺着听筒钻进了曹光的耳朵,酥麻的感觉让曹光不自觉的抖了抖,一时竟忘了自己打电话给沈教授的目的。

那头轻咳了一下将曹光拉回现实,“啊,啊!是这样的,沈教授…balabala…”曹光自觉失态,忙回到正事上,认真的向沈教授请教问题。但发烫的脸颊和红红的耳朵暴露了主人的害羞。

这头,沈巍一边听着电话,一边闭上眼,手下一转,使用能量看着此时的曹光,由于天热,曹光光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另一只笔直的伸展着。宽肩窄腰大长腿,皮肤白的晃眼。沈巍呼吸一滞,收回了自己的视野,对着电话那头说“这样,明天下课之后到我家来,当面讲比较好。”沈巍无意识的翻着教案,将教案压出了一个明显的折痕。

“嗯,好吧,那沈教授晚安。”“晚安。”说罢挂了电话。沈巍摘下眼镜靠在椅背上,细细回想那旖旎的画面,小腹处不由得紧地发疼。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眼里是抑制不住的爱意和欲望。

第二天上课时,曹光早已自觉的坐在了沈巍钦定的位置。当沈巍走进教室看到那大男孩乖巧的坐在讲台正对面时,低下头默默勾了勾嘴角,心情不错。

下课后,沈巍和曹光一起并排走在校园里,曹光怕尴尬,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沈巍聊着天,沈巍依旧是一副淡淡微笑的表情,时不时地回一句,还礼貌的和遇见的同学点头打招呼。

“哎对了,沈教授?您会做饭吗?”曹光突然扭过头问沈巍。沈巍一下没跟上曹光跳跃的思维,扭头看着曹光眨了眨眼睛,曹光又重复了一遍,“哈,只会一些简单的菜式,不嫌弃的话可以尝尝。”沈巍笑着推了下眼镜说到。

“好哇~沈教授~那,咱们快走?”曹光心想“这个沈教授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啊,反倒是个挺好相处的老师呢。”

沈巍家。

“你先随便坐,我去做饭,好了叫你。”沈巍指了指沙发示意让曹光先休息一下,自己便脱了西装外套,卷起袖子,用袖箍固定好走进厨房开始做饭了。

曹光坐在客厅偷偷观察着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得体的蓝色西装包裹着略显单薄的身体,笔直修长的双腿,裤子似乎有意裁短了一点,露出精致的脚踝。

曹光盯着沈巍的背影,悄悄咽了下口水,摸出手机,飞快的和舍友分享他的新发现。

突然曹光感觉自己头顶上方暗了下来,抬起头,沈巍俯身撑在沙发靠背上,将自己禁锢在他的身下和沙发之间。曹光觉得现在这个姿势会不会台刺激了鸭(≖‿≖)✧

逆着光,曹光看不清沈巍脸上的表情。但是直觉告诉他现在这个男人很危险。曹光缩在沙发上,轻轻叫了叫沈巍,“沈…沈教授?”。沈巍直起身,恢复了得体的微笑,方才的低气压仿佛从未存在过,“饭做好了,我刚才叫了你,你没答应,我就过来看看。”

“啊,好啊,那沈教授,咱们先吃饭吧,哈哈。”曹光赶忙把手机塞回口袋,脸上堆着笑说到。

饭桌上,曹光很快把刚才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沈教授,你做的菜好吃哎~”曹光看向沈巍,沈巍笑了笑“好吃的话,以后你可以常来,我做给你吃。”“哇沈教授你真好,要是谁嫁给你可真是三生有幸啊!”曹光抱着碗憧憬着,“我还没有结婚,也没谈过恋爱。嗯我今年三十一,算起来,应该可以当你哥哥,以后课下就不用叫我沈教授了,叫我沈巍就好。”沈巍目光深沉,直直地看向曹光,认真的说到。

“呃,好,沈…沈巍?”曹光试探着叫了一声,对面的人满意的笑了笑,松了口气,便继续和食物搏斗去了。

“曹光,我自始至终想要的不过一个你罢了。”沈巍夹了一筷子菜,默默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


————————
突然有一种,我的文的走向不受我控制的感觉∑(O_O;)
我想开车木诶嘿嘿嘿嘿
你们懂我意思吧(≖‿≖)✧
脆皮鸭文学看太多满脑子的黄色废料(ψ°▽°)
啊哈哈哈哈哈

[邪簇]不会起名字(终)

dbp大家隔了这么久才更新ㄟ(._.ㄟ∠)_
架空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

黎簇这才反应过来,一张小脸羞得通红。吴邪将他裹紧后起身去柜子里翻出一套大小差不多的衣服扔给黎簇,背过身去“你先穿这套衣服吧,吃完饭带你去买些衣服。”

黎簇一面心里想着这个把自己抓来的人怎么对自己这么好,默默给这个“劫持犯”打了个分,一面乖乖的穿好了衣服。“嗯…吴邪你转过来吧。”吴邪拿起被遗忘的食盒,转身走到桌子前冲黎簇招了招手“饿了吧,过来吃点东西。”

黎簇一听是吃的,眼睛都亮了,一个冲刺坐在桌前巴巴的看着吴邪把吃的一个一个从食盒里拿出来摆放好。

吴邪偏头看见小孩儿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觉失笑,将碗筷摆在两人面前,顺手又撸了一把黎簇的脑袋,便示意黎簇可以开饭了。

吴邪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自己不过是低头吃了一块红豆饼,再抬头时眼前的吃食就已经被对面那位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地打扫的干干净净。(吴邪:自己的媳妇儿跪着也要宠(꒪Д꒪)ノ)

黎簇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饱隔,靠在椅背上进入饭后发懵状态。吴邪起身捞起瘫在椅子上的黎簇便往外走“吃完饭溜达溜达,消消食,顺便带你买几身衣服。”

黎簇还未回过神,无意识地嗯了一下,少年人软软糯糯的声音直直击中了吴邪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看向黎簇的目光愈发温柔了。

吴邪带着黎簇在商场里扫荡了一圈,叫人来将“战果”送回吴山居。黎簇眨巴着大眼睛,“吴邪,你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谢谢你,吴邪!”

吴邪习惯性地摸了下黎簇的脑袋,半开玩笑地说“你可别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了啊。”“什…什么摩?”“斯德哥尔摩,就是人质爱上了劫持犯。”突然出现的王萌萌插了句嘴。

黎簇一听,这劫持犯是吴邪,那人质可不就是自己嘛!登时气鼓鼓地回骂“哎你有毛病吧,我三观正着呢我跟你讲。”自己却没发现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嗔的意味。

就这样,黎簇全是半推半就地在吴山居住下了。吴邪没事儿的时候就带着黎簇逛遍了吴山居的角角落落,见了吴山居所有的人。吴奶奶见吴邪带着黎簇来见她,满心欢喜地拉着黎簇的手给黎簇起了个名叫吴小毛,还命人将传家的羊脂玉镯子给了黎簇。黎簇求助地看着一边悠闲喝茶的吴邪,吴邪点点头示意黎簇拿着吧,心想“这可是我吴家的传家宝,收了这个镯子,你就是我吴邪的夫人,这吴山居的少奶奶了。”
吴邪看着黎簇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吴邪不在时黎簇就去找隔壁的王萌萌一起去小花哥哥家玩儿,小花哥哥家经常有一位戴着黑色墨镜的怪蜀黍,总是喜欢调侃黎簇,说他是吴邪的媳妇儿,起初黎簇和那黑眼镜争个不停,后来也就随他那么说,心里也渐渐默认了。

吴邪回来时就天天和黎簇腻在一起,给黎簇讲自己在外面的所见所闻,时间长了,黎簇每次都会期待吴邪什么时候回来。

一日,吴邪带了一个小盒子回来,抓在手里背在身后背在身后。黎簇好奇,抓着吴邪的胳膊撒娇想看那东西是什么。吴邪将黎簇带到凉亭中,低下头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的说“黎簇,当初我抓你回来虽然是一时兴起,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发现,我,吴邪,爱上你了。我希望和你在一起,一辈子。黎簇,你呢?”

黎簇被吴邪突如其来的正经和一连串的表白吓了一跳,心底升出了一丝甜蜜的感觉。暗暗偷笑,“咳咳~你也说,我是你抓回来的,我可是个人质啊,之前还让我可别患上斯德哥尔摩呢,怎么,小三爷先人质一步得了利马综合征?”“是啊,我想我是得了利马综合征了,除了你,没人治得了我。”“可是,”黎簇突然出声打断了吴邪的话,“我得病了,”抬起头和吴邪对视“斯德哥尔摩,好不了了,不如,我陪你一起病着吧。”

那一刻,吴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面前的少年和自己一样,喜欢上了对方,爱上了对方。吴邪将放在小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戴在黎簇的无名指上,紧紧地抱住黎簇,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黎簇,我等你长大。”

许多年以后,黎簇靠在吴邪胸前玩儿着手机,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坐直身子问吴邪“吴邪,你说,你是劫持犯,我是你的人质,要是哪天我跑了怎么办呢?”
“那就这样,”吴邪定定地看着黎簇“用我的心做牢房,判你,终身监禁。”
“吴邪,我愿意。”

END
————————

啊啊啊完结啦(会不会有点突然…)
终于在开学第一天写完了这个本来是个小短篇的文(/。\)
第一次写文…也没有什么经验,希望大家海涵ㄟ(._.ㄟ∠)_
靴靴大家(*๓´╰╯`๓)我会继续努力哒!
Ps:最后吴邪说的那句话是我在听《危险游戏》这个广播剧的时候记下来的。
(私心觉得这句话好带感啊强行加给吴邪ヾ(*Ő౪Ő*))
再次靴靴大家(っ╹◡╹)ノ❀

邪簇的那篇更新的写在本子上了
我发四明天传上来ㄟ(._.ㄟ∠)_
我一定要习惯草稿也打在手机上(꒪Д꒪)ノ
写完在本子上再誊到手机上好浪费时间啊…
眼睛痛(ノД`)
dbq大家…
明天一定传上来…

上一篇里面沈巍戴金丝边框的眼镜灵感来源就是这两张图ヾ(*ΦωΦ)ツ
带着一股子书生气又有一点点斯文败类的感觉
嗷嗷嗷这个设定有点带感吖(≖‿≖)✧
后期沈教授会有些腹黑,会用一些小手段来勾引(划掉)曹光hiahiahia
就像是猫抓到猎物并不急于吃掉而是享受逗弄猎物的快感(ψ°▽°)
ps:明天回到学校就接着更,靴靴大家
ㄟ(._.ㄟ∠)_